<span id="qrjja"></span>

<tbody id="qrjja"><div id="qrjja"><address id="qrjja"></address></div></tbody>

  • <track id="qrjja"></track>

         

        您的?#24674;茫?a href="/">首页 >> 还珠格格续集 >> 第四十七章 晴儿也松了一口气,眼睛闪亮而感动的看着乾隆

        第四十七章 晴儿也松了一口气,眼睛闪亮而感动的看着乾隆

        时间:2013/12/15 15:26:56  点击:23810 次
          同一时间,永琪扛着小燕子,和箫剑来到了一条小溪边。 
          “这里有水!把她放下来!”箫剑说。 
          永琪把小燕子放在草地上,小燕子兀自昏睡着。 
          “怎么睡得这样沉?扛着她跑了大半夜,她都没醒!会不会接连着被薰香薰了两次,薰出毛病来?”永琪担心的说。 
          箫剑脱下背心,在溪水里沾湿,弄了水过来。 
          “给她淋一点冷水看看!”说着,就把背心一绞,让冷水淋在小燕子脸庞上。 
          永琪关心的低头看着她,拍拍她的面颊,喊着: 
          “小燕子!小燕子……醒一醒!小燕子……” 
          小燕子陡然惊醒了,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着永琪一拳打去,大喊: 
          “什么东西?什么冷冰冰的水,弄了我满脸!我打死你……” 
          永琪猝不及防,被小燕子打了一个正着,捂着鼻子喊: 
          “哎哟!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怎么眼睛都没睁开,就先打人!” 
          “小燕子!看看清楚再动手!”箫剑急忙一退。 
          小燕子定睛一看,喜出望外,惊喊: 
          “怎么是你们?你们把我救出来了?#21073;俊?nbsp;
          永琪捂着鼻子,跌脚大叹: 
          “哎!背着你跑了大半夜,累得我快昏倒,好不容易把你弄醒,就给了我一拳,把我的鼻子都打歪了!早知道,还是让你绑在那儿算了!” 
          小燕子这才知?#26469;?#20102;永琪,就不好意思起来,过去拉住永琪的手腕,要看他的鼻子,歉然的说: 
          “真的打到你了?#25179;?#25105;看看!有没有流血?” 
          永琪放开了手,对她一笑。 
          “哪有那么脆弱?你这个‘迷糊拳’,?#19968;故?#24471;了!” 
          “什么拳?”小燕子没听清楚。 
          “你的这?#20303;?#25331;法’,我只能给你取个名字,叫做‘迷糊拳’!” 
          箫剑忍不住接口: 
          “小燕子这个人,还可以取个绰号,叫作‘迷糊女侠客’!她剑法,是‘迷糊剑’,她的功夫,是‘迷糊功’!” 
          “那你没有领教她的成语,是‘迷糊成语’,她的诗,是‘迷糊诗’!我最佩服她的,是她的那个‘迷糊运’!?#30475;危?#31946;里糊涂,就化险为夷了!”永琪笑着说。 
          “好好?#33579;?#20320;们把我救出来,就为了嘲笑我!”小燕子气呼呼的?#23567;?nbsp;
          永琪振作了一下,笑笑说: 
          “不嘲笑你了!我们赶快归队吧!” 
          “我们在哪里?”小燕子四面看看。 
          “大概翻过这座?#21073;?#31163;白河镇就不远了!我们没有马,全部要靠脚力,大家动身吧!不要再耽误了!”箫剑说。 
          三人就洗洗脸,?#24613;?#21160;身。小燕子好奇的问: 
          “你们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我们去跟那两个香炉借了一点东西!哈哈!”箫剑笑了起来。 
          小燕子眼珠一转,明白了。 
          “你们把那个李大人,黑衣人通通薰昏了?” 
          “可不是!” 
          “薰得?#33579;?#37027;些黑衣人真不是东西!软硬不吃,还差点害我……尿裤子……薰他一个昏天黑地才?#33579; ?#36825;才想了起来,急急问道:“大伙现在在哪里?#20800;?#32043;薇?#20800;?#37329;琐他们?#20800;俊?nbsp;
          “希望他们已经在白河镇了!”永琪说。 
          “那……我们赶快去白河镇吧!” 
          三个人就匆匆?#19979;?#20102;。 
          紫薇和尔康的情形,只能用一个“惨”?#20013;?#23481;。自从大夫走了之后,紫薇一直蜷缩在墙边,一动也不动。尔?#21040;?#28796;的看着她,心碎肠断了。 
          ?#30333;限保?#20320;起来,不要坐在地上,地上好冷,你如果再受了凉,怎么办?你为什么一定要贴着墙?#20800;?#35753;我扶着你,牵着你……把我当作你的?#21073;?#24403;作你的堡垒,好不?#33579;俊?#20182;蹲下身子,去搀她:“起来!” 
          紫薇推开他的手,退缩着,尔康着急的说: 
          “我收拾东西,不等小燕子他们了!我们马上回北京,可是……你不许再说要我娶晴儿的话,我们回去,面对皇上,面对你的病!如果难逃一死,也是我们的命!走到这一?#21073;页?#35748;……我也走投无路了!” 
          紫薇呆呆的、怔怔的坐着,双手抱着膝,眼神空洞的凝视着虚空。 
          ?#30333;限保?#20320;跟我说话!求求你,不要这个样子……”他去拉她的手:“你看不见了,我比你还着?#20445;?#36824;痛苦!我知道你充满了挫败感,充满了无力感。我恨命运这样捉弄我们,但是,我仍然感谢上苍,让你活着!你看不见,真的没有关?#25285;?#20320;还能感觉,还能思考……”他紧握她的手:“你感觉得到我,看不?#21073;?#21448;怎么样?#20800;?#25105;时时刻刻,让你感觉我,好不?#33579;俊?nbsp;
          紫薇拼命挣扎,要抽出自己的手。他握紧她,不放她,炙烈的说: 
          “你不能不要我!?#21073;?#36824;是有棱有?#29301;?#22825;地,也没有?#21916;?#22312;一起!你摆脱不掉我!起来!不许再坐在这儿了!如果你不肯起来,我就要强迫你起来了……” 
          尔?#20302;?#33136;去抱她,紫薇一挣,滚落在地,把自?#28009;?#21629;蜷缩起来,喊: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让我坐在这里,让我想想清楚……不要碰我,离我远一点!不要欺负我……” 
          尔康急忙缩回手去,?#24535;?#21448;痛: 
          “我怎么会欺负你?我要帮助你?#21073;?#35753;我帮助你……” 
          “不要……不要……不要……” 
          尔康束手无策,觉得头?#25991;?#30505;,心力交瘁,快要支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门上传来打门声。小燕子轻快的声音传了进来: 
          “快开门!我们来了!” 
          尔康惊喜的跳了起来,急忙走过去,打开房门。小燕子?#30701;?#21916;地冲进门,永琪、箫剑笑嘻嘻的跟在后面。小燕子一看到尔?#25285;?#23601;喊: 
          “尔?#25285;?#25105;告诉你,那些黑衣人真是坏极了,他们用一个大网把我网住,堂堂大清朝的高手,居然用鱼网……”她猛的住了口,看着脸色惨白的尔?#25285;?#31505;容全体消失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永琪和箫剑,已经发现缩在墙边的紫薇。永琪困惑的问: 
          “你们吵架了吗?紫?#20445;?#20320;为什么坐在地上?” 
          尔康看到他们三个,就像溺水的人,看到了船一样。他已经拿紫薇没有办法,不知道如何去帮助她,也不知道如何帮助自己。他注视着三人,痛楚的用手支住了额,含泪说: 
          ?#30333;?#34183;从飞快的马车上跌下来,撞到了头……她看不见了!” 
          “什么?#23567;?#30475;不见’了?”箫剑大惊,问。 
          “大夫说,可能过一阵子会?#33579;?#20063;可能永远不会好……紫?#20445;?#22905;崩溃了……我也快要崩溃了!” 
          永琪、箫剑、小燕子都大惊失色,全?#30475;?#20303;。 
          半晌,小燕子就冲到紫薇身边,蹲下身子去看她,喊着: 
          ?#30333;限保?#20320;睁大眼睛!看我……看我……”她用手扳住她的脸,仔细看她:“你的眼睛好好的,又黑又亮,我看不出一点问题!你不要怕!这个白河镇上的大夫,完全不可靠,你不要被他的胡说?#35828;?#39575;了!他说不定是回忆城派来的坏蛋,故意这么说!我保证,你睡一觉,明天起床,就什么都看见了!” 
          紫?#30887;?#21040;小燕子这样一说,终于,“哇”的一声,痛哭失声了,边哭边喊: 
          “不会好了,不会好了!我知道,我瞎了!?#32972;酰拾?#29595;要我发毒誓,入伙?#31227;?#20102;他,?#19968;?#22833;去尔?#25285;?#22833;去我所有的幸福!现在,我应了誓……我失去了尔?#25285;?#25105;失去了所有的幸福!” 
          尔康一听,简直痛彻心肺。他冲了过去,一把把紫薇从地上拉起来,抓住她的两只胳臂,用力的摇了摇: 
          “你没有失去我!你怎么会失去我!你把我想像得这么恶劣,这么不堪吗?难道我们只能?#19981;?#20048;,不能?#19981;?#38590;吗?用用你的头脑,好好的想一想!如果易地而处,如果是我看不见了,你会丢下?#20063;还?#21527;?你会离开我吗?你会舍弃我,去嫁另外一个人,让?#22812;?#29420;一生吗?” 
          “如果易地而处,你坦白的回答我,你会拖累我吗?你舍得拖累我吗?” 
          ?#25300;一幔?#25105;舍?#33579; ?#23572;康大声说:?#25300;一?#36182;定?#22235;悖一?#20381;靠你,?#19968;?#20449;?#25991;悖一?#25226;那个无助的我,完完全全的交给你,因为只有你,能够保护我,支持我,安慰我,鼓励我,帮助我!” 
          紫薇又“哇”的一声,哭得更加伤痛,她投进尔康的怀里,抱着他喊: 
          “尔康……尔康……尔康……?#20063;?#24525;心啊!?#20063;?#35201;拖累你啊!?#20063;?#35201;成为你的累赘啊……” 
          尔?#20302;?#26970;的闭了闭眼睛,把她的头紧压在自己肩上: 
          “我知道,我知道,我懂。但是,我们是一体的,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你怎能把我?#20598;?#22312;外?#20800;俊?nbsp;
          小燕子的眼泪夺眶而出,鼻?#27704;?#21775;哩呼噜,不相信的喊: 
          “怎么会这样?#20800;?#19981;可能的!永琪,你再去找一个大夫来!找好多好多的大夫来!” 
          尔康扶着紫?#20445;?#25226;她带到床边去,扶她坐下,说: 
          “不用了!我要带她回北京!” 
          “回北京?”永琪惊喊:“现在回北京,不是自投罗网吗?你看那些黑衣人,个个武功高强!?#25342;?#29595;已经把所有高手都集中了,设下天罗地网在抓我们!回去,是死路一条!” 
          “可是……只有北京,?#25293;?#25214;到好大夫……你们不要管我们两个了,永琪,箫剑,你们保护小燕子继续走,我和紫?#20445;?#22238;去接受命运!”尔康坚决的说。 
          箫剑定了定神,吸了口气,说: 
          “你们不要先乱了章法!白河镇是个小镇,大夫说的话,确实不足以取信!但是,天下的好大夫,并不是只有北京才有。所有的大城,都有很多好大夫!听我说,我们尽快?#19979;罰?#19981;走嵩山了,我们去洛阳!洛阳是个大城,不?#32570;?#20140;小,那儿,一定有好大夫!而且,我一直认为,‘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23567;?#22312;人口众多的洛阳,我们反而不容易被发现!” 
          小燕子?#25512;?#21629;点头,跑到床边,抓住紫薇的手说: 
          “我们去洛阳!紫?#20445;?#21040;了洛阳,我们给你找大夫,你不要伤心,你不止有尔?#25285;?#20320;还有我?#21069;。?#25105;,永琪,箫剑,金琐……”她突然一愣,这才发现还少几个人,不禁抬头问道:“金琐和柳青柳红?#20800;俊?nbsp;
          尔康含泪摇头。永琪、箫剑、小燕子面面相觑,大家的心都跌落到谷?#20303;?nbsp;
          其?#25285;?#37329;琐、柳青、柳红正在山里当神仙。 
          这天,风和日丽,天气不冷又不?#21462;?#37329;琐坐在一张藤椅里,在农家的院?#27704;?#26194;太阳。柳青忙着用匕首削一根树干,要给金琐做拐?#21462;?nbsp;
          ?#25300;一?#26377;多久?#25293;?#36208;路?#20800;俊?#37329;琐问。 
          “不要着?#20445;?#20260;到骨头,就一定要?#20154;?#24930;慢长?#33579;?#24613;也没有?#33579;?#25105;给你做一副拐杖,你就可以撑着拐杖走路了!” 
          “可是……我好急啊,不知道小姐他们好不?#33579;?#23567;燕子救出来没有?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停下队伍来等我们!” 
          柳青凝视了她一下: 
          “你就暂时不要再想你家小姐好不?#33579;?#25105;告诉你,尔?#25285;?#31659;剑,永琪都是文武全才,每一个人都可以当十个人?#33579;?#20182;们大家保护着她,照顾着她,她不会有什么危险的!?#25925;?#20320;,这个脚不好好的养?#33579;?#36208;路会留下缺陷的!你这么完?#28291;?#25105;一定不能让你留下缺陷!” 
          金琐心中一动,非常感动的看着他。 
          “我完?#28291;?#20320;怎么会用‘完美’两个字来说我?我哪儿配?” 
          柳青盯着她,忽然涨红了脸,讷讷的说: 
          “我有句话想问你!” 
          金琐心中一跳,也脸红了,期待的看着他。 
          房门口,柳红正要走过来,听到柳青这句“关键”问题,?#22270;?#24537;缩回了头,躲在那儿偷听。 
          “什么话?”金琐问。 
          “我想问你……我想问你……”柳青期期艾艾了半天,冒出一句:“你痛得好一点了吗?” 
          金琐一怔,有些失望: 
          “哦!好多了!不碰到它,就不怎么痛了!” 
          “那就好……那就?#33579;?#26611;青抓抓头:?#23433;还?#25105;……还有一句话要问你!” 
          “哦?”金琐凝视他。 
          “是这样……你……”柳青咽了一口口水:“还想吃什么东西吗?我让柳红下山去给你买!” 
          “不?#33579;?#19981;?#33579;∥页?#24471;很?#33579; ?nbsp;
          柳青低着头,拼命削着拐杖: 
          “我……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躲在门后的柳红,快要急死了。怎么有人这么笨?#20800;?#37027;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居然问不出口。问?#21073;?#36214;快问?#21073;?nbsp;
          “我想问你……你需要衣服吗?我看你都没有换洗衣服,要不要……” 
          柳青一句话没有说完,柳红再也忍不住,从门里奔了过来,对着金琐大声嚷道: 
          “我哥是要问你,你心里有没有他?你喜不?#19981;?#20182;?如果他要娶你当老婆,你愿不愿意?” 
          柳红这样一吼,柳青大吃一惊,手里的匕首,一不小心,就削到了手指。柳青跳了起来,匕首落地,手指滴着血。金琐惊喊: 
          “哇!你削到手指了!给我看!” 
          金琐喊着,就忘了自己的脚受伤了,跳起身子,奔向柳青。柳青大叫: 
          “小心你的脚!” 
          柳青叫晚了,金琐一个剧痛,就跌了下去。 
          “哎哟……” 
          柳青一个箭步上前,金琐跌进了他的怀里。柳青心痛的喊: 
          “怎样?怎样?有没有再扭?#21073;?#24590;么不小心?骨头才接?#33579;?#19975;一再错了位,麻烦就大了……痛不痛?一定痛死了……” 
          金琐抓着他的手?#31119;?#26681;?#20037;还?#21040;脚痛,同时嚷道: 
          “不得了!伤口好深,怎么不注意?#20800;?#26611;红,快拿止血散来……” 
          两人喊完,就彼此惊愕的互视着,都在彼此眼底,找到了一直被错失了的真情。两人就深深的互看,看得忘形了。 
          柳红睁大眼睛看着两人,心里雪亮了。咳了一声,清清嗓子说道: 
          “我看,那句话也不用问了!我?#20800;?#32473;你们?#24613;?#19968;点日用品,换洗衣服,然后,我就?#19979;?#20102;!?#19968;?#36861;上紫?#20445;?#25226;要带给她的话带?#21073;?#33267;于你们两个吗?我看,这青山绿水中,又没有追兵,又安?#30149;?#20320;们脚伤的养脚伤,手伤的养手伤,等到伤口都好了,再来找我?#21069;桑 ?nbsp;
          柳红说完,就一溜烟的去了。 
          留下金琐和柳青,依然互视着,两人唇边,都涌现了幸福的笑意。 
          这是金琐若干年来,第一次没有时时刻刻的想着紫薇。 
          紫薇经过了一番彻底的挣扎和思考,经过了整夜的辗转反侧,当新的一天来临的时候,她已经想了很多很多,?#36127;?#25226;过去未来,全部想透了。她想过,如果从此看不见,永远看不见,她要如何生活?想过眼睛复明的可能性,想过尔?#25285;?#22914;果他以后,要永远面对一个失明的自己,他们的爱,是不是经得起这么?#29616;?#32780;漫长的?#20339;椋?#22905;想得越多,心里越痛。但是,尔?#30340;?#20123;剜自内心的话,字字句句,烙进她的肺腑。是的,她依赖他,她信任他,除了把这个无助的她,完完全全的交给他以外,她还能怎么办?紫薇虽然外表柔弱,在内心,却一直是个非常勇敢的女子。她思前想后,比较定了。小燕子帮着她,梳洗了一番,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她看起来好多了,不像刚开始那样绝望了。 
          尔康和箫剑已经决定,不再等柳青柳红金琐,立刻动身去洛阳。动身以前,大家?#32622;?#30528;去办一些?#26194;?#30340;?#38534;?nbsp;
          尔康把客栈里的东西打包。他一面收拾东西,一面看着紫?#20445;?#30524;神里带着椎心的痛楚,勉?#30475;?#36215;精神,说: 
          “小燕子和永琪去买一些?#38378;福?#20080;一些日用品,我们的东西,都在破庙里给人了!箫剑去结帐了!等到他们一回来,我们就?#19979;罰?#20174;这儿到洛阳,只要翻过一座?#21073;?#24456;快就到了。箫剑在洛阳住过,他保证,洛阳有很多好大夫!所以,紫?#20445;?#20320;不要泄气,我们还是充满希望的!” 
          紫薇坐在那儿,安安静静,带着一股深思的神情,一语不发。 
          简单的?#24515;遙?#24456;快就收拾好了。尔康走到紫薇面前来: 
          ?#30333;限保?#20320;今天好一点没有?你看看前面,那里是窗子,你能不能看到亮光?” 
          紫?#30887;?#22836;,“努力”的看了看。 
          “看到什么吗?有没有模模糊糊的影子?#20800;?#30475;到我吗?有没有黑影遮在你眼前?#20800;俊?#23572;康充满希望的问。 
          紫薇摇摇头,用?#32456;?#20303;了眼睛,困顿的说: 
          “我只要‘用力’的看,我的头就好痛!” 
          尔康一听,吓得面无?#26494;?#24613;忙蹲下身子,握住她的胳臂: 
          ?#30333;限保?#19981;要‘用力’去看了!你尽量休息,能够睡觉,就睡觉。等一下我们就上车了,到了车上,你什么都不要想,就蒙头大睡。只有睡够吃够,你?#25293;?#21644;病魔作?#21073;?#25105;等一下去厨房里,帮你把大夫开的药再熬一碗,你先吃了再?#19979;罰 ?nbsp;
          紫薇感觉到尔康的担心了,她幽幽的问: 
          “尔康……你好怕,是不是?” 
          “是!”尔康的心一阵绞痛,坦白的回答:“大夫?#30340;?#33041;?#27704;?#26377;血块,?#20063;恢?#36947;那代表什么?也不知道血块化掉没有?我……好怕,好担心,如果……如果……”他说不下去了,喉中哽住了。 
          “如果什么?你说!不要?#24605;?#20102;!” 
          “如果你还有更?#29616;?#30340;问题,我真的接受不了!我一直自认为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但是,跟你在一起,?#20063;?#30693;道自己一点也不勇敢!我好怕,紫?#20445;?#25105;真的好怕!这种感觉,在上次你夹手指之后,病得人事不知的时候,我也曾经有过!” 
          紫薇震动了,伸手怯怯的摸尔康的面颊,摸到他眼角的一滴泪,这就让她整个人都惊跳起来。 
          “尔?#25285;?#20320;哭了?你好?#29575;?#21435;我,是不是?” 
          尔康低声的,心痛的,坦白的说: 
          “是!怕你会死,怕你会崩溃,怕你把自己封闭起来,怕你不要我,怕你消沉和绝望……我真的怕极了!” 
          “我值得你这样付出吗?”她颤声问。 
          “我没有‘付出’,你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份,你痛,我也痛,你笑,我也笑,你绝望,我也绝望!你把自己封闭隔绝,好像是把我的一部份从我生命中切除,你能想像那个伤口有多大多深吗?”尔康?#29616;?#30340;说。 
          紫薇被尔康深深的撼动了。她再深思了一会儿,忽然坐直?#26494;?#23376;,把背脊一挺。她的脸上,又恢复了自信和勇敢,她坚定的、有力的说: 
          “尔?#25285;?#25105;想明白了!记?#33579;?#25105;们救苏苏的那晚,我跟你说的话吗?我告诉过你,有你在,我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天涯海?#29301;?#36319;定你了!现在,我虽然看不见了,?#19968;?#26377;你!有你这么爱我,这么要我,这么珍惜我!哪怕是一个残破的我,你也把我看成珍宝!如果我再不爱护自己,不振作起来,我就太辜负你了!尔?#25285;?#20320;不要怕,?#20063;?#20250;死,我要为你好好的活着!?#20063;?#20877;退缩了,不再要你去娶别人了,不再抗拒你了!哪怕永?#26029;?#20102;,也要做一个快乐的瞎子!我的眼睛瞎了,我的心,不能跟着瞎了!” 
          尔康听到她这篇话,真是说不出来的心酸和安慰,他的眼眶湿了,眼睛发亮,热烈的喊: 
          “你不愧是我的紫?#20445;?#33021;够听到你这样一篇话,我太感动了!”他把她从椅?#27704;?#25289;了起来,?#21040;?#24576;中:?#30333;限保?#20320;的才气、你的善良、你的心胸气度,一直让我?#26223;粒?#20294;是,现在的你,简直让我佩服!我福尔康何幸,能够拥有你!” 
          紫薇含泪,凄然而洒脱的笑了: 
          “你说得好温暖,每一个字,熨贴到我的内心深处。我夏紫薇何幸,能够遇到你!” 
          两人就忘形的紧拥着,在巨大的痛楚中,去体会着彼?#22235;?#28145;不可测的爱。 
          大?#20063;?#25954;再耽误,立刻?#19979;?#20102;。这次,永琪和箫剑坐在驾驶座上,驾着马车。紫薇、小燕子和尔康在马车里。马车在蜿蜒的山中小径上走着。永琪不胜感慨,说: 
          “我们逃亡没多?#33579;?#19996;西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少,马也越来越少,盘缠也越来越少……再加上紫薇的病,我真不知道,这样子走下去,?#25991;?#20309;月才会走到云?#24076;俊?nbsp;
          “我们也不一定要去云?#24076; ?#31659;剑乐天的说:“只要没有追兵,可以随遇而?#30149;?#20219;何一站,都可以成为终?#23613;?#30424;缠越来越少,这是一定的事,我们走着瞧!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能挣钱吗?至于柳青柳红和金琐,我想,吉人自有天相。他们一个都没回来,证明柳青柳红已经追到金琐了,反正我们一路都留了暗号,他们应?#27809;?#36861;上我们!我比较担心的,还是紫薇的眼睛!好在,她自己已经想开了!她实在是个勇敢的女子!让人不佩服都难!” 
          ?#30340;冢?#23572;康搂着紫?#20445;?#22352;在车里,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生命力,所有的爱,都注进她的血液里,给她力量和支持。小燕子拿着水壶,一下子给紫薇倒水喝,一下子给紫薇绞帕子,殷勤照顾,嘴里不停的说着: 
          ?#30333;限保?#20320;需要什么,就开口,我帮你?#33579;?#24110;你做!哪儿痛,也不要忍着,我们随时可以停下来休息!我保证,你的眼睛一定会?#33579;?#26152;天晚上,我跟玉皇大帝商量了一个晚上,求它让你好起来,它已经答应我了!” 
          “是吗?它怎么答应你的?”紫薇勉?#21051;?#30528;兴?#38534;?nbsp;
          “我说:‘玉皇大帝,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让天不要亮,如果答应了我,就让天会亮!’结果,天亮了!所以,你会?#33579; ?nbsp;
          紫薇噗哧一笑。 
          尔康看到紫薇笑了,感动得不得了,说: 
          “小燕子,你真?#33579;?#21482;有你,现在还有办法让她笑!” 
          小燕子看着二人,拼命想点子,要鼓起紫薇的兴致,就说: 
          ?#30333;限保?#25105;出一个谜语给你猜!什么动物站也是躺着,走也是躺着,睡也是躺着,坐也是躺着?” 
          紫薇认真的想了想,勉强配合着小燕子: 
          “是不是蛇?” 
          “你怎么一猜就猜到了?”小燕子惊喊。 
          “我也出一个谜语给你们猜!”尔康也努力振作着自己,要转移紫薇的伤痛:“什么动物站着也是坐着,坐也是坐着,走也是坐着,睡也是坐着?” 
          “哪有这种动物?”小燕子一愣。 
          “是不是‘青蛙’?”紫薇笑笑,问。 
          “哇!原来是‘青蛙’!我怎么没想?#21073;俊?#23567;燕子喊。 
          “我也出一个谜语给你们猜!”紫薇知道两人的心意,也体贴的配合着:“什么东西站也是在走,坐也是在走,睡也是在走,走也是在走?” 
          小燕子又愣了: 
          “有这种动物吗??#20063;?#30456;信!” 
          尔康看着紫?#20445;?#36825;样的紫?#20445;?#35753;他爱进心坎里。他温柔的问: 
          “是不是‘鱼’?” 
          小燕子跳了起来,大叫: 
          “原来是鱼啊!我真笨!” 
          ?#20302;猓?#27704;琪和箫剑互视。永琪惊讶的说: 
          ?#20843;?#20204;还能在车里说说笑笑,实在不容易!” 
          “这两个‘格格’,都有她们独到的地?#21073;〖词?#22312;落难的时候,一个永远潇潇洒洒,笑口常开!一个百折不挠,逆来顺受!真让我心悦诚服。”箫剑就深深的看着永琪,认真的问:“永琪,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们弄到现在这个地?#21073;?#20320;坦白的告诉我,你还认为你的阿玛,是个‘仁君’吗?” 
          永琪一怔,脸色严肃的想了想,正色的回答: 
          “是的!他是个‘仁君’!” 
          “你不恨他吗?他要?#27785;?#20010;格格的头,再一路?#39134;?#25105;们!他还算‘慈父仁君’?” 
          ?#20843;?#24050;经尽力而为了!他一直是个‘慈父仁君’!我们没有做到‘孝’,也没有做到‘顺’!一再忤逆他,做些他不能承受的?#38534;?#25105;们在责备他以前,也应该自我检讨。他定了很多规则,不能否?#24076;?#25105;们‘犯规’了!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是一只老虎!我们要在老虎的嘴里拔牙齿,就不能怪老虎咬我们!” 
          箫剑一愣,不能不用另一种眼光,深深的打量着永琪。 
          永琪嘴里的“仁君”和“老虎?#20445;?#36825;时正在慈宁宫里大发?#20570;?#22240;为两在大臣,正在回报追捕永琪等人的经过: 
          “启禀皇上!李大人连夜快马加鞭赶回来报信!因为不敢伤人,所以顾此失彼。抓到了两位,又被她们逃掉了!” 
          “什么叫做‘抓到了,又被她们逃掉了’?”乾隆皱着眉头急问。 
          太后和晴儿站在一边,两人都全神贯注。 
          “启禀皇上,那位还珠格格花招实在太多,我们防不胜防!她身边全是一等一的武功高手,这还不说,他们还会用迷魂香!我们已经活捉了还珠格格,可是,半夜三更,她的同伴把所有的人全部迷昏,把格格再度劫走!”李大人诚惶诚恐的说。 
          “迷魂香!这种下三滥的方法,他们也?#33579; ?#20094;隆大惊。 
          “臣有亏职?#20800;?#32618;?#29467;?#27515;!” 
          “你们这么多的高手,抓到了人,还让她们逃走?”乾隆怒气冲冲的喊:“你们气?#31163;?#20102;!现在,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你们有没有继续追踪?#20800;俊?nbsp;
          “回皇上,我们已经以白河镇为中心点,四面八?#33050;?#20154;去搜查了!只要发现踪迹,马上围捕!现在,他们已经损兵折将,马也丢了,一定走不远,臣恳请皇上再给臣几天功夫,保证把他们逮捕归?#31119; ?nbsp;
          乾隆一惊,瞪大眼睛急问: 
          ?#20843;?#20853;折将?什么叫作‘损兵折将’?朕不是说过,不许伤害他们吗?损了谁?#31354;?#20102;谁?快说!” 
          两位大臣脸色一变,彼此互看。 
          “臣不?#31227;?#30610;皇上,据秦大人来报,有个姑娘,在拒捕的时候,不慎掉到悬崖下面去了,当时,有她的同伴,跟着跳落悬崖!听说,另外一个姑娘,从马车上面摔下来,有没有受伤,实在不敢讲!” 
          乾隆整个人惊跳了起来。晴儿和太后,也都震动极了。太后就惊喊: 
          “跳落悬崖的人,有没有永琪?” 
          “臣不知道!” 
          乾隆顿时心慌意乱,暴跳如雷了: 
          “岂有?#27515;恚?#26389;一再跟你们说,不许伤害他们,你们听不懂吗?怎么让她们掉悬崖的掉悬崖,摔马车的摔马?#25285;?#20320;们快去找他们,把太医一起带去,她们又掉悬崖,又摔马?#25285;?#19981;可能不受伤!既然有人受伤,一定会到大城市里去找大夫,你们去洛阳找!?#20063;坏剑?#23601;去襄阳找!找到了,不许捆他们,不许绑他们,不许用脚镣手铐,先给他们治病要紧!懂了吗?” 
          李大人惶恐的说道: 
          “臣遵?#36857;?#21482;怕找到了人,他们会拼死格斗,如何避免受伤,臣实在为难!而且,就算臣带了太?#21073;?#20182;们肯不肯接受,也是大问题!” 
          晴儿听到这儿,就再也忍不住,一步上前,跪在乾隆面前了。她?#40763;?#30340;、哀恳的说道: 
          “皇上!您要李大人带了太医去找他们,可见,您心里充满了仁慈!对他们几个,也充满了关怀和不忍!晴儿听到您这几句话,感动得无以复加!可是,小燕子她们,根本不知道皇上不许追兵加害她们,她们以为,皇上把她们捉回来以后,还是会送上断头台。所以,看到追兵,?#25512;?#21629;拒捕!一旦拒捕,就会拼命!在拼命的过程中,当然很容易受伤!要让他们免于受伤,必须先让他们了解皇上的心!” 
          李大人?#22270;?#24537;叩首说道: 
          “晴格格所言极是!” 
          乾隆瞪着晴儿。晴儿看到乾隆有些活动了,?#22270;?#32493;说: 
          “皇上!您赦免他?#21069;桑?#21407;谅他?#21069;桑?#35753;他们知道,您千方百计的找他们,不是要杀他们!或者,您可以用贴告示的?#32478;剑?#21578;诉他们,皇上已经原谅了他们,不再追究过去的事了,让他们自动回宫!” 
          “原谅?#21487;?#20813;?那怎么可以?”乾隆色厉内荏的一拂袖子:?#20843;?#20204;对朕的欺骗,犯下的大错,朕永远都不会忘?#29301; ?nbsp;
          “那么,皇上能不能当作已经把他们发配边疆了,让他们在外面自生自灭!不要再派人追捕了!免得他们为了抵抗而受伤!”晴儿着急的说。 
          乾隆愣住了。太后就威严的说: 
          “这是什么话?紫薇和小燕子,根本是两个‘妖女’!拐走了皇室里最优秀的两个青年,?#20063;?#33021;让她们这样轻松的过?#20800;?#20877;说,永琪是我的孙儿,自?#20180;?#33510;栽培,是我心头上的肉!就算皇帝舍得他流落在外,我也舍不?#33579;?#38750;把他?#19968;?#26469;不可!” 
          晴儿情急的喊道: 
          “那就‘暗访’吧!等到?#38750;?#20102;解他们的下落和情况以后,再作定夺!千万不要公然‘追捕’了!说来说去,老佛爷有‘舍不得’,皇上有‘不忍心’!这‘追捕’的行动,一定会让‘舍不得’变成‘舍得’,‘不忍心’变成‘忍心’!到那时候,后悔就晚了!” 
          乾隆被晴儿这一番话,深深的震撼了。太后也震动了。终于,乾隆着急和心痛的情绪,遮盖了一切,就对两个大?#25380;愿?#36947;: 
          “你们赶快去找他们,化明为?#25285;?#21482;是‘暗访’,不是‘追捕’,找到之后,不要打草惊蛇,先弄清楚他们现在的状况,有没有人受伤?然后,快马加鞭赶回来向?#34183;?#21578;!等到朕研究之后,再告诉你们怎么办!” 
          两个大臣松了一口气,急忙躬身,大声说道。 
          “臣遵?#36857; ?nbsp;
          晴儿也松了一口气,眼睛闪亮而感动的看着乾隆。 
          
         

         
        分享?#21073;?/span>
        1稻草人吉米的圣诞节
        1金蛋的故事
        1一瓦盆好运气
        1如果狼对你露出微笑
        1兔子镇有一个鑵的菜园
        3路电车
        1机器蛙交朋友
        1拍卖呼噜
        ?#27809;?#35780;论
            请您评论
        ?#25913;?#25512;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1. <track id="qrjja"></track>

            <span id="qrjja"></span>

            <tbody id="qrjja"><div id="qrjja"><address id="qrjja"></address></div></tbody>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36759;?#30340;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20540;?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
            <span id="qrjja"></span>

            <tbody id="qrjja"><div id="qrjja"><address id="qrjja"></address></div></tbody>
            中国福彩福建快3

          1. <track id="qrjja"></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