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qrjja"></span>

<tbody id="qrjja"><div id="qrjja"><address id="qrjja"></address></div></tbody>

  • <track id="qrjja"></track>

         

        您的?#24674;ã?a href="/">首页 >> 龙在天 >> 第一章采花双盗遇淫女

        第一章采花双盗遇淫女

        时间2014/2/27 14:05:28  点击42451 次
        这是第一篇
        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鸡冠一朵花

        仲夏时分天气酷热难忍午后的一场大雨使不少人在欢呼之余纷纷返屋拭雨及欣然交谈著

        此地乃是湘西凤凰城提起凤凰城三字它比湘西的起尸还要有名因为凤凰城以前有一个凤凰教

        凤凰教主吴凤凰内外兼修雄才大略她不但创造凤凰教霸业而且令凤凰城跟著闻名于全国各地

        可是在一百年前吴凤凰神秘失踪半年后凤凰教因为分崩离析而瓦解不出三年凤凰教也烟消云散了

        如今的风且城已成为一座宁静的古城凤凰山仍?#20976;?#19968;只凤凰山上之林木仍然翠绿迷人可惜没人前往观赏

        因为风凰山昔年乃是凤凰教盘踞之处它的机关埋伏时隔百年仍然伤了不少的游客哩!此外黑白两道之人经常在夜晚近凤凰山搜寻吴凤凰神秘失踪之蛛丝马迹因为这是百年来之最大奇事

        其实这些人志在寻找凤凰教主之财物因为凤凰教昔年以豪富及武功闻名却无人发现该教的财物流落民间呀!所以大?#39029;?#22812;寻找著

        这些黑白两道人物为了避免百姓前?#21019;?#28909;闹他们只要发现有百姓上山立即扮鬼施展武功吓退百姓

        所以百姓及游客如今已经不敢上山啦

        尤其入夜之后即使悬赏或打赌也没人敢上山哩!不过唯独一人例外他姓孔单名矩他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一直住在凤凰山半山腰木屋

        他的任务是整理黄?#22799;?#22253;

        风凰城之人至少有八成姓黄城中之大小店面更是黄姓之产业其中之首富便是黄员外黄百河

        孔矩所看管之黄?#22799;?#22253;便是黄百河列祖列宗安眠之地他的月薪五两银子不过却须自理三餐

        五两银子是份高薪可是除了孔矩之外没入敢来端这份饭碗因为大家?#21592;?#39740;吓?#36947;?孔矩是黄百河的一名管事在十七年前陪黄百河游洞庭湖时所拾回当时孔矩是名?#23376;?#21333;独浮沉于一条小舟上

        黄百河当时一念慈悲便携返庄中抚育

        当时孔径的衣物皆是上?#28982;?#39048;上更悬著一块孔矩弥月金锁片显?#20976;?#30340;出身?#20976;ף?#21364;不知道遭何变故

        孔矩眉清目秀逢人便笑颇获黄百河之喜爱所以黄百河指定奶娘好好地将他抚育长大

        孔矩三岁那年黄百河便让他陪三位子女识字

        孔矩天?#20351;?#20154;过目不忘而且常能举一反三授课夫子?#19981;?#39640;足经常私下地为他恶补不少常识

        孔矩自知卑微及承恩过多所以他不但侍候黄百河之独子及二女他更经常协助各种打杂工作

        大年前黄百河因为墓园常有鼠兽进去破坏他便派人上山住守可是却没有一人敢上山哩

        孔矩义不容辞地上山啦!他每天认真地巡视每座坟墓而且仔细地整理著竖年蠢清明上午黄百河?#39318;?#20154;上山扫墓他瞧得大为欣赏

        孔矩的月薪便在那时涨为每月五两银子

        而且黄百河还派人为他辟菜及鸡园供他种菜及养鸡他的日子也过得更愉快及扎?#36947;?br>
        他每日除了勤快工作之外便是?#35789;?#36825;些年来他的银子皆透过那位教书夫子为他买来各种书册

        如今他已有六百余册藏书啦!此时外面又风又雨他凭?#38712;?#20070;不久有感而发地对著风雨吟唱出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鸡冠一朵花

        突见窗外人影一闪立听一句脆声道马?#27427;?#21862;

        啊你

        那是一张陌生的年轻女子脸孔事出突然孔矩立即啊然起身

        那女子却掀起?#21019;?#36947;方便避雨否?

        门在右侧

        女子道句谢啦便放下?#21019;啊?br>
        孔矩立即快步前去启门

        他一开门那女子便含笑迎门而立她的一身绸缎衫裙经雨水一冲打已经湿透得遮不住侗体春光

        孔矩第一眼便看见那两座乳峰他乍见那峰顶两粒花生米他的心儿一阵剧跳立?#21561;?#22836;退向右后方

        女子大方一笑立即入内

        女子向木屋内一?#24120;?#31435;?#21561;?#26041;便烤衣否?

        孔矩道句方便立即去引燃灶内之柴块

        不久他立?#21561;?#22836;返房

        那女子大方地脱下衫裙便站在灶前烘衣

        她除了那套衫裙外便?#21019;?#29255;缕那雪白的侗体及玲珑曲线?#19979;?#26080;遗可是她却毫无难为情

        她边烘衣边瞧著整洁的炊具及厨房她不由暗暗点头

        她仔细的烘干衫裙立?#21019;?#19978;

        她又弯腰烘干秀发便?#20013;?#19979;小蛮靴烘著

        不久她连脚也烘过方始穿靴

        她吁口气立?#21561;?#28888;妥啦!我可以入房否?



        她一入房立即望向柜内之书册

        她又望向整洁的寝具便望著孔径道你一人在此地?

        是的!

        你叫何名字?孔矩?

        格格胡扯你?#28909;志?#20026;何与死人为伴?

        姑娘误会矣在下?#34892;?#19968;代至圣先师之姓矩乃金巨也!

        孔矩孔矩!挺矛盾的姓名

        会吗?何意也

        孔姓代表斯文矩代表金巨又是俗奥之物也

        ?#19988;且?金?#28216;?#34892;之首又有巨为伴代表浩大也!吾?#24615;?#25991;化原本浩大渊博也

        格格!说得好你的肚子有不少的墨水也!

        不敢!雨已歇姑娘若无他事请

        我如此令你厌恶吗?

        ?#19988;?#23396;男寡女不宜久处一室也!

        你怕?#19968;?#21507;?#22235;?

        ?#19988;?吾遵礼也

        ?#20843;?#36879;啦我不怕你非扎你没信心否

        不!在下担心雨势会再?#25285;?#25925;建议姑娘及早下山也

        你这张嘴真灵又下雨啦

        孔矩向窗外一瞧立即暗怔

        那女子朝榻沿一坐道你不想知道我的芳名吗?

        萍水相逢矣

        我叫吴碧石

        吾必死?这

        格格你想到那儿去啦吴碧石乃口天吴金碧辉煌之碧宝石之石并非吾必死啦

        哈哈你我之名字皆挺有意思哩

        他这一笑她立即暗呼道?#20976;?#20284;此种人品为何独居坎区?莫非他是世外高人乎

        她立即含笑道你该多笑真好看

        你笑得更美

        格格真的吗

        哈哈真的啦!

        两人立即?#21482;?#35270;一笑!喂!孔矩你为何住此地

        我受雇在此整理坟墓

        真的

        我何必骗你呢?

        似你这种人品怎么可能操此贱役呢?

        不它非贱役黄员外有心要孝顺列祖列宗我身受员外浩恩能够成全他的孝心?#31227;?#20026;愉快

        你打算一辈子在此

        是呀

        太埋没了不行

        谢?#36824;?#23064;之鼓励人生在世何其短暂但求心安理得何需在乎贵贱请姑娘勿再干扰在下

        吴碧石若有所思地点?#36820;?#30693;足常乐矣!?#20445;?#27491;是

        你没听过此山常闹鬼吗

        听过鬼乃人死后所化我一生末得罪任何人更未做过亏心事即使鬼找上门我亦会以礼相待

        鬼若伤害你呢?

        不会啦!我已在此住了将近二年?#27425;?#35265;上鬼哩!

        你谙武吗?

        什么意思?

        你会不会轻功?它便是飞檐走壁之功夫?

        我懂那是书中所说之炼气修武人?#22570;?

        正是你练过吗?

        没有

        为何不练?怕?不会?

        不我不想练因为不论欲靠练它?#21487;?#20581;体或?#19978;桑?#30342;违乎自然原则绝不会有好下场

        晤谁如此说的?你自己目睹啦?

        不我个人之?#20449;?#32780;已

        好我好好的和你研究一下雨已歇走

        说著她已先行起步

        只见她顺手在厨房壁上取下柴刀便向外行去

        不久孔矩跟著她停在墓园外的一株枯树旁立见她含笑道你皆以枯树及枯枝为柴吧?

        是的我宁可买柴也不砍伐一株树

        天地一体人木同生你很慈悲请问你如?#20301;?#27492;树为柴?

        先以锯锯倒再锯块最后以斧劈

        ?#38712;?#38656;半天吧?

        半天又一个时辰

        你若练武只须仗此刀便可以迅速完工

        说著她蹲在树?#25918;ԣ?#20415;灌注功力于柴刀

        她一挥刀只听卡一声柴刀已削过树头

        她一站起来便侧弯?#19978;?#24448;上的挥刀连?#24120;?#19968;阵卡卡连响之后枯树化为一段段的纷落地面

        只见她熟?#36820;?#25381;刀?#37096;常?#22905;不但砍主干而且砍叉枝?#27426;?#20037;那株枯树已成为一段段啦!只见她朝地面一蹲及顺势扳立一块柴接著她咻的?#33756;?#25381;刀由上向下?#24120;?#28982;后她轻轻一推那块柴

        立见那块脸盆粗圆之柴块已成为三十二块?#30452;?#31895;之柴孔矩不由自主地叫道等一下

        有何指教?

        你如何办到的?

        我练过武

        真的只有此种原因吗?

        真的想练了吧?

        会不会有害处?

        不会它可以使你力气加大身体强健轻易砍柴此外凡需用力使劲之处它皆可协助你

        ?#28909;?#22914;此好历代以来为何重?#37027;?#27494;?

        很简单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练武是一件长期性的工作尤其开始?#20998;?#26102;更是不大好受

        有钱人或?#23454;?#32943;练吗?他们当然没有这个耐心及不愿吃这种苦因为他们忙著醇酒美人享乐人生呀!他们如此做必然要别人认同所以他们重?#37027;?#27494;他们甚至丑化武者为贪婪残暴之流

        你不妨留意一下多少案子是由武者所犯?练武的人是不是真的很坏?他们的为人处事如何?说者她吁口气便又继续劈柴

        孔矩却专心地回想她的方才之话

        他一向好奇如今乍听到这种迥异传统的论调他立即根据自己?#38590;?#35782;及周遭事物进行鉴定

        不到半个时辰他尚未理出思绪吴碧石已经劈妥所有的柴块立见她含笑起身道

        ?#38712;?#26679;

        你你的裙沾了?#20004;?#21862;

        格格!小事一件我?#38405;?#30340;想法?#32454;行?#36259;想练武了吗?

        不!我尚未下定决心而且也缺明师呀

        我可以授你劈柴功免费的

        说著她已忍不住先行一笑

        谢谢我先考虑一番吧

        也好我明天才听消息

        站顺手将柴刀抛钉于一块柴上便含笑起步

        他目送她离去之后不敢相信地摸柴堆道哇操貌美娇嫩的她居然会如此罩真行

        他立即返柴房取箩前来?#30333;?#26612;块

        黄昏时分他热妥饭菜又煎个蛋立即取用著

        膳后他洗净餐具便在房内徘徊著

        他一再的思付吴碧石之每句话她劈柴之动作更迅速闪现他的脑海一个多时辰之后他脱口道我要练武

        很好吾授你!

        此句话突然出自窗外而?#19994;?#27785;展耳孔矩不由一怔

        ?#21019;?#19968;扬一?#24597;?#21457;脑瓜子已经出现那张老脸有一双眯眯鼠目中央是一块红通通的鼻头

        ?#20013;?#30340;海口内呈现二排大黄牙不由令孔矩皱眉

        呵呵小伙子快拜师吧

        唰!一声?#21019;?#19968;开一?#35805;?#32982;老者已经掠入

        他朝椅上一坐立?#20945;?#33151;道拜师吧!

        孔矩一见他那件黑得发出油光的污衣颇想赶他出去可是他一向?#34850;?#23562;?#20572;?#25152;以他忍了下来

        他立即作揖道?#23433;?#35265;你老!

        呵呵好礼数不过拜师者三跪九叩也!

        抱歉在下并非欲拜你老为师!

        晤你欲拜何人为师?

        你老必不认识她多言何益

        不老朽自称长耳公?#20445;?#32597;有不识之人也

        说著他拨开乱发果然现出一对长耳朵

        异相你老果真是有福之人!

        呵呵小伙子你谙相术呀

        不敢!在?#30053;?#38405;过三册相人术小有心得而已

        呵呵别把话题?#23545;?#20196;师何人?

        吴碧石她是一?#36824;?#23064;

        是她!不行小伙子你绝不能拜她为师

        为什么?

        她唉总之你不能拜她为师啦

        你老何不详述让在下心服口服也

        好!老夫问你你欲拜明师或贼师?

        ?#26696;?#24072;?她是贼吗?

        不!她并不是贼不过她?#38405;?#26377;害!

        可否列举事实?

        老夫一向不喜欢背后论别人是非更不会为了收你为徒而批评她这样吧!你别拜她为师也别拜老夫为师如何?你老果真磊落不过在下仍难信服

        ?#21543;四?#31563;这样吧小伙子你先观察一阵子如何



        小伙子千万别和她上床呀!懂吗?

        不会啦在?#29575;?#31036;甚严呀!

        还有!夜晚千万别外出即使听见什么也别外出

        在下一向夜不出门

        很好!熄烛歇息啦

        立见他一挥右手烛火立灭

        他一?#22987;?#20415;射出窗外

        孔矩在星月下乍见他飞出去不由一怔!?#21019;?#19968;关窗外已经寂静

        孔矩吁口气便行向桌旁

        立嗅一阵?#32479;?#21619;他一嗅味道来自椅上立即取巾拭椅

        良久之后他方始入厨房沐浴净身

        一切就绪之后他一上榻便想著长耳公及吴碧石

        戌初时分他一翻身便闭目欲眠

        此时的吴碧石已经在凤凰客栈一间上房内酣睡突见纸窗被一只?#31181;复?#30772;手指一逝一只小钩已经戮入

        小钩挑旋不久?#20843;?#24050;经被挑开

        纸窗缓缓的被推开便见两张脸迫不及待地探入及张望向榻上酣睡的那张迷死人脸孔哩!右侧之人拉开身旁之人道?#35789;?#20040;看?干活啦

        二人先后入内立即敛步前往榻前

        他们一近榻前立即同时?#29575;?br>
        右侧之人取巾捂住吴碧石之嘴同时侧身顶住她的双肩左侧之人迅速绑住她的双脚便取出?#21363;?br>
        不久两人已经欣然抬走?#21363;?br>
        ?#27426;?#20037;他们一进入荒宅立即拉出她

        左侧之人按上左乳道老大大奶子够劲

        ?#22885;?#30340;抢什么嘛

        老大你先玩我先过瘾嘛

        好啦

        二人立即迅速地将她剥光

        老大这马仔如此多毛必然够劲哩"不错我先来!"说著他已经匆匆脱衣

        不久他已经霸王?#37319;?#24339;地玩著

        另外一人则摸乳捏臀忙得不亦乐乎

        ?#27426;?#20037;那名老大已经哆嗦趴在侗体上另外一人早巳剥去衣物立?#21561;?#32769;大赏给小弟拜托!

        好啦!催什?#21019;?

        说著他已起身?#23380;?#22312;一旁

        另外一人一上马便横冲直撞著

        那老大闭目回味不久突然叫道?#23433;欢ԣ?#22905;莫非死啦?否则她为何一动也?#27426;?#32780;且也没有叫半句呢?

        不会吧?身子没冷呀!"叭叭!二声二人的右额立即红?#20303;?br>
        吴碧石一起身便上前踢上二人的右胁道?#22885;?#30340;!你们这二根烂棍?#25165;?#37319;花呀!干!玩死你们

        立见她制住二人之哑穴便按上他们的?#25353;?#31934;穴

        不久她跨在老大身上畅玩著

        只见她旋臀如飞双?#21697;?#24555;按著他的胸腹大穴?#27426;?#20037;她在爽歪歪之中勾走一条小命啦!她微微一笑立即跨上另外一人

        不久她又把那人玩死啦

        她冷冷一哼便穿上衫裙离去

        不久她一返客栈便锁窗上?#30342;?#21151;著

        这一夜她在入定中打发啦!天一?#31890;?#22905;?#24895;?#23567;二送来热水使欣然净身

        不久她用过膳便离开客栈

        她顺便买了一大包?#27604;?#21450;一壶酒便含笑上山

        不久她已经发现孔矩在修补一坎她立即唤道孔矩歇会吧

        陪?#39029;?#20123;好吃的东西吧!

        你?#22253;?我已用过膳啦!

        你在忙什么?

        ?#30333;?#22825;那场雨冲榻一小处?#19994;?#34917;补

        好!我候你

        说著她己?#28909;?#25151;?#23567;?br>
        她取来二副碗筷便摆妥?#27604;?#21450;酒

        ?#27426;?#20037;孔矩已经在厨后洗净手脚入房立见吴碧石道你为何没有酒杯?你不喝酒吗?

        对?#39047;?#20081;性少喝为妙

        ?#23433;?#30691;!酒可活气行血若未过量岂会乱性?

        酒一入喉便会使人贪杯而过量矣

        ?#23433;?#30691;我自六岁饮?#30772;?#20170;未尝?#22812;?#24615;也

        在下可没有此?#20013;?#24515;姑娘请吧!

        陪我喝一些嘛来

        不在下说不喝便不?#21462;?br>
        好好你可以吃肉吧!

        这好!我陪你

        说著他立即挟肉入口

        她愉快地喝完二碗酒道孔矩你决定练武否?

        ?#20843;?#21862;我已习惯这种日子啦

        知足自然常乐却会因为故步自封而碍于前途哩

        谢谢在下只求以此种方式过今生

        迂透了你欠黄员外这么多的人情呀

        不错何况我每月尚领五两银子哩

        你不想成家

        ?#20843;?#32536;吧

        我真拿你没辙其实以你的人品及资质只需你练武日后必可出人?#36820;أ?#20320;不妨好好考虑一番

        谢谢人各有志我志知足

        不行你一定要练武!

        我我姑娘生气啦

        不错我气你不长进以你的资质你只要好好的练武必然可以强过我十倍你为何不练武?

        ?#25300;以?#32771;虑一下吧

        不行你必须马上练听著

        她立即叙述提气行功之诀窍

        姑娘在下在下

        少废话先背口诀

        说著她立?#21561;?#22768;叙述著

        她念完三遍立?#21561;?#35760;住否?

        他立即一字字的念出来

        格格行你原本就是练武的料子嘛!听我解说吧

        她立即一字字的解说著

        不久她画了一个人及点出行功的各处穴道及路线

        晌午时分她拉孔矩坐上榻立即一一按过他?#38590;?#36947;及一再的指点?#24895;?#19981;久孔矩已经徐徐吸口长气

        他舌抵上颚耳观鼻鼻?#20013;?#19981;久她轻经按上他的百会穴及?#21322;?#20013;穴道开?#21450;?

        说著她的双掌已经徐徐吐劲

        突见窗外闪出长耳公?#20445;?#20182;乍见吴碧石的手法他不由付道怪哉!她居然肯耗功力为他筑基啦

        他立即屏息瞧著

        半个时辰之后她收手拭去额上的?#24618;?#36947;继续

        她吁口气便走到桌旁抓起酒壶灌酒

        不久她吁口气道想不到此地会有此种奇才可惜我无力震开九阳及九阴之纠结我?#36855;窗?#21602;?

        隐在屋角的长耳公听得立即付道九阳九阴纠结天呀!这不是九龙体吗?这小子可有此福份吗?

        他立即退到远处林中思付著黄昏时分吴碧石被鸡鸣声由?#20102;?#20013;?#20132;أ?#22905;一瞄榻上之孔矩她立即上前按住他的气海穴道缓缓沉气于此

        良久之后孔矩吁口气道可以了吗?

        格格当然可以啦鸡在?#27427;?br>
        啊!它们饿

        说著他立即入厨房取米酒入鸡褴?#23567;?br>
        立见吴碧石道把?#27604;?#21507;光吧别?#36951;ܡ?br>
        说著她便取走酒壶

        姑娘不在此用膳吗?

        恩!别出来?#36951;ܡ?br>
        说著她立即离去

        孔矩吃光?#27604;?#31435;即望著自己的身体道哇操!我似练武了吗?不像呀!对了我何不再试试看呢?

        他立即又上榻入座

        他吸气不久吴碧石灌入他体中之功力立即又由气海穴涌出他便小心的带它沿著路线前进

        不出半个时辰他又入定啦隐在门旁的长耳公瞧至此不由付道好资质

        他又等候半个时辰便敛步行向榻

        不久长耳公?#32439;?#23380;径的功力便将他制昏

        他便?#36175;返?#33050;按著孔矩的各处穴道

        一个时辰之后他为孔矩盖被立即付道果真是九龙体此?#23588;?#21327;助吴碧石后果不堪设想矣!

        突听衣抉破空声他便隐入灶后

        不久吴碧石推门而入她一到榻前立见孔矩已入眠她正欲离去立见长耳公站在门前注视她

        她立即默默止步

        长耳公沉声道?#38712;?#20204;得谈谈!

        行!

        不久二人已经站在林中之一块大石旁长耳公立?#21561;?#22768;道城中荒宅那两人是死于你之手吧?

        不错他们采花死有余辜

        你在打此子之意吧?

        ?#20843;?晤你在?#25913;?#22253;内之孔矩吧?

        不错吾不准你胡来

        他和常老有何渊源?

        没有不过他是九龙体对于修炼阴功之你大有助益吧?

        放心我不会采他之阳

        你意欲何为?

        你老明白我一向任性行事我凑巧遇上他他很知足纯朴我只是想成全他别无他意

        ?#28909;?#22914;此你为何授他龙吐珠心法

        我不希望他被别的女子采走元阳

        很好不过你打算如?#20301;?#35299;九阳九阴纠结

        我无能为力毫无妙方你老可有?#30142;?

        难!无解也!

        我不信天生一物克一物此体必有解

        别胡来别拔苗助长

        你老对凤凰遗物也有兴趣呀?

        ?#19988;?老夫只是来瞧瞧尚有那些人?#20976;?#24515;而已!

        据我的推测那批财物必然埋在他处尤其是终南山更是可疑因为至少有六百名凤凰教徒死于该处

        不!那批人皆中毒而死似乎被人所愚

        见?#22987;?#26234;此地已经引发不少的拚斗江湖乱像已现如今又是道消魔长你老游戏人间之余得多小心

        你也该小心不少人在打你的主意哩

        哼!大不了供他们玩而已

        你何必如此?#21592;云?#21602;你若有心成全孔矩不妨易容陪他老夫这瓶玄龟丹聊充见面礼吧

        说著他已抛来一个瓷瓶

        她一接瓶立?#21561;?#22909;我依你的

        吾不反?#38405;?#29609;他玩之时千万别让他清醒更不能采补

        安啦!我不会糟蹋美质啦

        但愿如此老夫走啦

        说著他己掠向山顶

        吴碧石吁口气便掠向山下

        翌日上午吴碧石易容为一名中年书生上山他立即发现孔矩正在将她所劈之柴块搬出来晒

        她微微一笑立即行去

        大叔你找谁呀?

        格格!我是吴碧石呀

        天呀!你为何作此打扮呢?

        你刚学我必须多指点你希望别人发现一位女子和你住在一起吗?说著她已经自行入内

        孔矩一想?#27427;?#20415;继续干活

        不久他一入房便见她已将包袱放在榻上而且她正在榻上运功他立即自动拿著一块银子下山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经买回棉被枕头米及脸盆毛巾她一见他如此做立即笑道你挺细心哩

        此乃尊师之道呀

        不!我可不是你的师父哩!

        为什么呢?

        你今年几岁?

        十八你呢?

        双十年华?#36951;?#20316;你之师吗?

        昔年孔圣人亦曾向稚童?#21561;?#23376;之礼呀

        不不!你非孔圣人我亦不愿为你之师咱们彼此研?#22570;桑?br>
        也好我去炊膳啦

        对!我一生未入厨房今后之三餐?#27599;?#20320;啦

        说著她已经拿起新棉被

        孔矩立即入厨炊膳

        午后时分二人已在桌?#26434;?#33203;吴碧石通尝菜饭立?#21561;返?#22909;手艺你下了不少的功夫吧

        以前在员外府中我向许大婶学了半年哩!

        很好!日后你不必担心尊夫人罢炊啦

        玩笑矣我不敢奢望成家

        胡说缘由天定谁也躲不了

        你该有对象了吧

        我也在?#20173;?#20221;

        你为何肯授我练武呢?

        ?#38712;?#20221;吧



        别紧张我不是要嫁给你

        我不是此意我只是觉得太荣幸啦

        好好练你一定会有出息

        我一定会好好练成

        很好今日起你多拨时间练武练功之前先服一粒药九说著她立?#21561;?#20986;长耳公那个瓷瓶

        谢谢姐姐

        姐姐格格真悦耳这是我首次听见哩

        姐姐对小弟之恩比山高比海深矣!

        客气矣!用膳吧

        二人便默默用膳

        膳后他迅速的清洗过餐具立即服药运功

        她在旁注视一阵子便放心的在旁运功著

        从那天起他果真努力的日夜练功一个月之后他的根基已奠她立即指点他役气化力及轻功之道

        他乍学这些奇妙事儿立即专心修?#20998;?br>
        夏?#24472;?#26469;不知不觉之中中秋?#21568;?#24050;至这天午后黄员外府中之管事一进入墓园立即唤道阿矩你在吗?

        正在运功的孔矩立?#35789;?#21151;道在管事请进

        吴碧石立即躲入柜后

        孔矩快步迎挡管事于门前道管事有何?#24895;?

        阿矩你在忙什么?你已经两个月没去领钱今天?#32622;?#26377;去领中秋赏银员外?#24895;?#25105;送来啦

        谢谢我忘啦!

        哈哈阿矩你一定忙过头了别人在月初领钱便掐指算下个月的钱那似你根本不把银子当钱看呢?

        小的是一人?#21592;?#20840;家拉倒呀

        哈哈拿去吧这?#24615;卤?#21018;出炉你尝尝吧

        谢谢!对了阿虹之娘身子好多了吗

        好多了已能干活啦!你别再送她钱啦!你又不娶阿虹你总得留一些钱供明后年娶媳妇呀

        小的随?#25285;?br>
        ?#38712;?#22806;正在为你留意此事我走啦哈哈

        管事哈哈一笑立即离去

        孔矩一入房吴碧石立即含笑道新?#23569;ģ?#24685;喜啦

        我谢啦!尝尝黄记月饼啦

        两人立即欣然取?#36855;卤?br>
        不久他倒来开水道?#21485;?#28070;口吧

        也好阿矩黄家似乎待你不错哩

        是呀这正是我舍不得走之原因呀

        方才之阿虹是谁呀?

        她们母女在七年前迁居本城她们以替人缝补及制衫维生?#35805;?#34425;之娘多病?#20197;?#32463;多次赠银供她医病

        你?#22253;?#34425;有意思?

        不!我发誓我只是同情她们

        她们为何肯接受你的?#24357;?

        我的衣衫皆她们免?#24033;弥ƣ?#23545;了今天是中秋节阿虹一定?#21482;?#36865;来衣靴及月饼你可以顺便看?#27492;?br>
        不我不愿让外人知道我在此地

        你可以佯扮入屋?#20154;?#20043;游客呀

        好呀!你忍心瞒阿虹吗?

        这算是善意的欺骗呀

        ?#27427;?#26126;日起我开始授你掌招吧

        好呀姐姐谢谢你!

        太客气啦!我?#20173;?#21151;啦

        说著她便上?#30342;?#21151;

        扎矩收走月饼及茶杯立即出去整理坟墓

        不到一个时辰果然有一位眉清目秀少女提包袱沿山径?#27427;?#23380;矩立即唤道阿虹?#21568;?#24841;快

        阿矩?#21568;?#24841;快

        吴碧石付道此女之嗓音隐含英气她莫?#21220;?#27494;?

        她立即?#20889;?#25171;量著

        孔矩迎前道阿虹管事?#30423;?#22530;已可干活真的吗?

        嗯她已经好多了今年底有不少人要成亲嫁裳订了不少家母和?#19994;?#24537;一阵子哩

        别忙?#30423;?#36523;子

        不会啦!这些新衣及月饼收下吧

        谢谢!入内歇会吧

        不哦!店里还忙著哩!

        阿虹谢谢你

        见外啦!我更得谢谢你哩

        好!扯平啦我不?#31471;?#21862;!

        阿矩你一人在山上多保重

        安啦!不会有事啦!

        她微微一笑立即离去

        孔矩担心吴碧石在房中胡思乱想或取笑他他立即返房

        吴碧石?#23380;?#38463;虹步伐良久方始付道她不但谙武而且修为?#20976;ף?#30475;来这?#38405;?#22899;大有问题哩

        她一见孔矩入内立即含笑道她挺关心你哩

        彼此嘛你看见她了吧?

        看过了挺讨人喜爱的你喜欢她吗?

        不我若娶她会被别人说闲话

        但求心安何必在乎俗人之?#20992;?#21602;?

        ?#20843;?#32536;吧

        说著他已将新衣裤放入柜?#23567;?br>
        她也帮你做内衣裤呀?

        他立即脸红地点点头

        看?#27492;?#24453;你不错哩

        ?#20843;?#32536;吧

        她美??#25925;?#25105;美?

        你美!

        真的?

        我不会骗你

        她满意一笑便又上?#30342;?#21151;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1?#38745;?#20154;吉米的圣诞节
        1金蛋的故事
        1一瓦盆?#36855;?#27668;
        1如果狼?#38405;?#38706;出微笑
        1兔子镇有一个鑵的菜园
        3?#36820;?#36710;
        1机器蛙交朋友
        1拍卖呼噜
        ?#27809;?#35780;论
            请您评论
        ?#25913;客萍?/div>
        浏览排行
      1. <track id="qrjja"></track>

            <span id="qrjja"></span>

            <tbody id="qrjja"><div id="qrjja"><address id="qrjja"></address></div></tbody>
            随机?#33805;?/div>
            <span id="qrjja"></span>

            <tbody id="qrjja"><div id="qrjja"><address id="qrjja"></address></div></tbody>
            йʸ3

          1. <track id="qrjja"></track>